雲染岫  

Animals(上)《evanstan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匹野獸,以血氣的欲望為食,以貪婪的黑暗為飲。

悄悄地,無聲伸開利爪。五光十色的幻夢裡,最後是誰被誰捕獲?



Sebastian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空蕩蕩的,原本和自己過了一整晚的女子已經整裝離開。唔,他揉著發疼的太陽穴,每回宿醉的後遺症總是不能習慣。昨晚實在太高興了,在殺青派對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地印象裡,他好像帶了一個女伴回來過夜。金髮碧眼,長相還不賴。


耶——想到這裡,Sebastian嚇得瞪大眼睛。糟糕,該不會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吧?雖然他是直的、一夜情什麼的在這個圈子也很正常,但他的紳士禮儀可不容許自己做出這種有失風度和規矩的事。要是傳了出去,負面新聞會令他的形象大打折扣。


他喝得那麼醉,說起來除了把人帶回來,後面則是一點記憶都沒有。他大口吸氣後,旋身從柔軟的床上翻身坐挺。


被單從身上滑落,上半身赤裸,肉出肌理分明的線條,嗯,還好下半身穿著完整,西裝褲完好無缺地穿在身上。應該是什麼事都沒有。也對,他喝成那樣子,要發生什麼事大概也不容易……吧?他在心中一邊安慰自己,一邊看自己身上有沒有留下奇怪的印子。一番審視之後,印證自己的猜疑,終於鬆了口氣。


走下床沒幾步,事實上他已走到浴室想要做簡單的漱洗,丟在床上的手機好死不死響了起來。他每一個群組都配有不同的音樂,而現在鬧得滿室叮鈴聲.的這個,是目前這個工作團隊所打來的。這迫使得他不得不走回去接聽。(他覺得自己稍微有點工作狂的傾向。)


可能是頭疼的關係,他懶得看來電者是誰,直接接通了電話。


"喂?"


"……"


手機另一端只有沉默的空白。Sebastian只好再問一次,既然是團隊電話,應該不會外洩到外人手上,若是誰想要惡整,他下一秒大可掛了電話。


這次可以清楚聽見對方呼吸的聲音。


Sebastian嘿了一聲說,"兄弟出個聲吧?我現在頭很疼,耐性不好。"


"Sebastian,我在你門外。"這是Chris的聲音,只是聲音明顯壓低了許多,Sebastian直覺反應這個人心情正處於極惡劣的狀況中,情緒隱隱的即將爆發。


"呃,那麼突然!?"他現在都還穿著昨晚的衣服,換都來不及換耶。


"給我開個門吧。"他說。


"真是!等我一下。"雖然覺得懊惱,但出自於對同事的關心,他切斷通話鍵之後,還是走去打開了自己房間的門。


一打開,一道人影從他面前撲來。向前圈住他的脖子,幾乎將他身體的半個重量壓在自己身上。殘風颳起了陣陣酒味,滲入鼻間。Sebastian還沒能反應過來的時候,Chris左腳已往後大力地將門關上。


Sebastian皺著眉,擔心地看著他,"你到底喝了多少酒,酒氣連我在門內都聞到了。"還有這麼抱著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他想要脫身,卻覺得自己被緊緊箝住。只能維持抬頭看Chris的距離。嘆了一口氣,肯定在發酒瘋了。他欲言又止,唇瓣掀了又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好任他抱了。


距離很近,所以能夠輕易觀察對方的一眉一角。除了確定這個人喝醉要發酒瘋,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感想是覺得這個男人好像比平日所認知的還要好看。他知道Chris有多英俊挺拔,但是現下他這個飽含複雜怨懟、焦急的表情,意外地讓身為同性的自己覺得性感。是的,性感,除此之外他再也想不到更適合的形容。


咳,還好在房內,若是讓人看到兩人相抱,八卦流言要滿天飛了。(貼得很近、一個衣衫不整,一個上身赤裸)。


"Chris你喝醉了,我給你倒點水。"


Sebastian好不容易推開他,尷尬地望了他一眼,勉強找了個理由給雙方冷靜一下。他完全不知道Chris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何喝得酩酊大醉,一大早就酒氣沖天來找他,還有……開門後不由分說地抱著他,那種擁抱的感覺十分奇怪。於他而言,被這個棕髮男子緊緊抱著,呼吸在耳邊吐露的熱氣,簡直可怕,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心底伸長出來騷動,撩了又撩。和Chris一樣,他覺得自己的宿醉還在繼續作用,以至於讓他感到幻覺——從來只有他撩妹,這次反被撩了。


顯然對方早一步看穿他的意圖,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臂膀,"我很生氣、非常非常生氣,你知道麼!"


"我喜歡你,Seb。"


2016-06-04 评论-3 热度-58 evanstanSebastian384

评论(3)

热度(58)

©雲染岫 Powered by LOFTER